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甲午年春(上)(1 / 2)

听闻老太太即将不久于人世,赵凤声二话不说,给崔亚卿交代几句,开上车,带着冯老一路狂奔。

对于唯一至亲即将离世的现实,赵凤声那股执念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伤感,那年在槐树林跟冯老深谈,老人家道家真谛七情六欲说了一箩筐,解开了赵凤声不少怨恨,如今两人同在一车,谁都没有说话,或许,是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沉寂。

闷头开了一百多公里,车速飙到一百八,好多车主嘟囔道这家伙开这么快,奔丧呢?

确实是奔丧。

赵凤声点了一根烟,按下玻璃,轻声道:“冯爷爷,劳烦您跑一趟,辛苦了。”

冯山冯海两位老爷子,对自己都有再造之恩,一位在跟翟红兴拼命时仗义出手,一位在槐树林解开了多年心结,况且又是师父至交,算到老爷子有难,千里借剑,这份感激和尊敬,赵凤声由心而发。

时至今日,还清晰记得冯老推荐《周易参同契》,淘宝二十二有售,还有那句万事到头都是梦,明日黄花蝶也愁。

冯老闭目养神,低声道:“老太太弥留之际,希望你口下留情。”

赵凤声低声道:“我那份心结已经解开了,不会再出口伤人。”

冯老点头道:“那就好。”

赵凤声沉声道:“她还能活多久?”

冯老老迈脸庞浮现一股哀伤,叹气道:“早了三天五天,晚也晚不过半个月。”

半个月。

赵凤声只觉得香烟弥漫着苦涩味道,随手丢了出去,“现在医学那么发达,按照雷家的财力,全世界最好的医生都请得起,就不能再续几年的命吗?”

冯老睁开双眸,精光毕现,“你不想她死,对吗?”

赵凤声自嘲一笑,“盼亲姥姥死,我没那么混账。”

冯老郑重其事说道:“她之所以命不久矣,就是不配合治疗,中药不吃,西医不理,可能是年纪大了,老糊涂,顽固不化。如果早早配合医生治疗,或许能维持几年寿命。”

赵凤声苦涩笑道:“可惜没有如果。”

翻过秦岭,空中下起了牛毛细雨。

天色变得晦暗阴沉。

来到雷家别墅区,有冯老坐镇,保安统统放行,一路畅通无阻。

雷家老宅门前停满了豪车,一袭黑色中山装的西北小侯爷站在大门迎客,来往宾朋皆是灰黑色为主,保安统一换成了黑西服。

到处弥漫着出殡的哀凉氛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